万向三代资本局:从4000元到千亿营收 实业金融并行参控股十余上市公司

尊龙在线平台

2018-10-29

>万向三代资本局:从4000元到千亿营收实业金融并行参控股十余上市公司万向三代资本局:从4000元到千亿营收实业金融并行参控股十余上市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屠心凯综合报道近日,万向第三代“造车人”亮相资本市场,让自鲁冠球去世近一年的万向集团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对于造车,鲁冠球不止一次表达过决心,甚至喊出在业内人尽皆知的豪言:“我成功不了,我儿子继续;儿子成不了,我孙子继续”。

如今,年仅17岁的鲁泽普开始崭露头角,以监察人的身份进入到万向系统,对于万向来说,万向造车第三代人出现了。 目前,万向集团已步入鲁冠球之子鲁伟鼎时代,集团营收超千亿并参控股十余家上市公司。

而作为家族继承式的企业,掌舵人的决策因素对于企业发展的决定作用不可忽视。

对于万向来说,擅于在金融领域运作的鲁伟鼎是否能保持其父亲的造车决心和执行力度,外界一度表现出担忧。 不过,对此鲁伟鼎或许有着透彻的理解,“只有商品经营和资本经营相结合,才能带来巨大的效益。

坚持实业与金融相结合,才能提高效率,保持企业健康快速地增长。 ”万向“第三代”造车人走向公众视野上月初,万向系旗下两大上市公司承德露露和万向德农分别签署收购报告书,并在一天之后正式对外发布。

收购报告书内容主要是涉及这两家上市公司的间接控股方的变更,间接控股方变为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 而公司的实际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并未产生变化,仍为鲁伟鼎。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份收购报告书中,鲁泽普都以收购监察人的身份存在。 根据报告显示,鲁泽普身份证号为440102200103******,也就是说他是2001年3月份出生,算起来仅有17岁。 据媒体报道,鲁泽普是鲁冠球之孙、鲁伟鼎之子。

而在此之前,鲁泽普从未出现在公开信息中。

按照大多数人的规划来看,鲁泽普正是处于中学时代。 而此次报告中显示,鲁泽普担任收购监察人的职务,有评论人士表示,以监察人的身份进入到万向系统内部,这是万向在有意地培养鲁家第三代人。 鲁冠球48年“造车梦”在中国企业家中,鲁冠球的“造车梦”长达48年。 1945年1月,鲁冠球出生于一个农家里,16岁的理想是当名工人。

15岁时由于家境原因初中辍学,到铁匠铺当学徒。

几番折腾后,带着6名农民共集资4000元,一只火炉、几把榔头,24岁时鲁冠球创办了宁围公社农机厂。 没过多久,鲁冠球敏锐地察觉到汽车行业会有大发展,于是把方向转到汽车零部件行业。

从小作坊起步,从小部件开始,成为了中国第一个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的OEM。

1994年,鲁冠球的万向钱潮在深圳上市,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乡镇企业,并独资成立了万向美国公司。

2001年8月28日,他还一举收购了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UAL,开创中国乡镇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一直和汽车零部件打交道,从万向节到其他零件,又到部件、模块,汽车的“内脏”几乎摸了个遍,鲁冠球离造汽车只有一步之遥。

“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然后死死抓住这个篮子”。

1999年,鲁冠球决定造一辆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车。 于是万向成立了电动汽车项目组,并先后收购美国锂电池企业和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 2016年9月,万向自主研发的15辆新能源汽车(小型客车)通过国家汽车标准测试,同年12月15日,国家发改委认定万向符合新能源汽车准入标准,审批通过了万向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

至此,万向完成了对新能源整车产业链的布局。 2016年,“万向系”还曾宣布,今后5-7年间,计划投资2000亿元,建设面积为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这其中,新能源汽车占据着重要的份额。 2017年9月24日,第一批KarmaRevero新车在美国下线交付,至此打上万向记号的汽车面世。 鲁冠球发韧于1969年的“整车梦”终圆梦。 控股4家上市公司业绩回暖如果说,用20余年的时间,鲁冠球完成了万向集团的原始积累,其儿子鲁伟鼎则是完成了万向从“总厂式”向“集团化”的转变,将万向从一个国内制造企业推向了国际化和资本化。 1994年1月10日,万向钱潮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2000年后,万向集团先后控股了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顺发恒业三家上市公司。 由此,“万向系”规模形成。 截至2018年一季度,万向三农持有万向德农%股份,持有承德露露%股份,万向资源持有顺发恒业%的股份。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上述4家直接控股上市公司,万向系还通过旗下万向资源、通联资本等参股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华谊兄弟、中色股份、海利得、方正电机等十几家A股公司均有万向系身影。 从业绩上来看,尽管万向钱潮、承德露露和万向德农近三年间呈现出不同的业绩下滑,但从今年开始回暖迹象明显,而其中承德露露最为突出。

2018年3月,已连续三年营收和净利润下滑的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称,鲁伟鼎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4月,承德露露新董事长鲁永明走马上任。

有媒体报道称,鲁永明系鲁冠球家族成员,此次调整有可能是鲁伟鼎为加强对公司的管控。

从效果来看,据承德露露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正值销售淡季的二季度收入仍高达亿元,同比增长%。

同时,公司上半年营业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增长%、%,一改上年度营收利润双下降的不利局面,公司经营状况不断好转和改善。

金融板块充当“输血”功能鲁冠球去世之后的“万向系”,将走向何方?有报道称,不同于鲁冠球痴情于汽车行业,鲁伟鼎更钟情于金融,希望打造一个万向系的金融控股集团。 据统计,万向集团目前已经集齐了信托、基金、银行、期货、租赁、财务公司等金融牌照,距离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唯独缺一块券商的牌照。

而在海外并购方面,万向系也可谓大手笔,早前万向集团于2014年收购美国菲斯科,并成立超豪华电动车Karma公司。

当时的菲斯科曾与特斯拉不相上下,但因经营不善最终破产。

万向系为了将之收入囊中,与竞争者进行了19轮竞价,最后以区区10万美元取胜。 而该手出自鲁冠球的小女婿、万向美国公司总裁倪频。 对手,正是李嘉诚之子——李泽楷。

由此可见,万向系可谓一个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 除了独子鲁伟鼎外,鲁冠球膝下还有3个女儿,分别被派到北京、上海、美国3地,跟各自丈夫一道独当一面,负责万向在当地的业务。 如今万向集团步入鲁伟鼎时代,而作为家族继承式的企业,掌舵人的决策因素对于企业发展的决定作用不可忽视。 对于万向来说,擅于在金融领域运作的鲁伟鼎是否能保持其父亲的造车决心和执行力度,外界一度表现出担忧。 不过,在万向集团资深副总裁管大源看来,在万向自身体系里,金融板块充当的是个输血功能。

一直以来,万向倡导的都是实业第一。 万向手头的金融企业,时时刻刻都为实业准备着。

为了新能源汽车,万向可以抛弃一切。 当实体需要,金融板块哪怕变现也要为实体服务。

责编:ZB。